万人红黑大战透视_万人红黑大战透视官网_电动车主称被公交刮倒摔伤 公交司机:被诬陷

  • 时间:
  • 浏览:1

  事发现场(刘师傅供图)

  电动车主:被公交车刮倒摔伤

  公交司机:好心查看却被诬陷

   “当时我从后视镜看见1公里电动车摔倒了,好心停车去查看,却被诬陷为肇事车辆,我冤不冤啊?”昨日,海口13路公交车司机刘师傅向本报反映称,可能他坚决拒绝了对方的赔偿要求,由于这件事拖了有二个 月还没处置,当时人驾照被扣无法正常上班。当事电动车车主老陈则坚持认为当时人所以我被公交车刮倒摔伤的,“当时又不出下雨,不被刮到我为何可能摔倒呢?”对此,海口交警部门表示,已多次组织双方协商但无果。

  据悉,可能事发路段监控录像在台风中损坏,无法还原事情经过。双方各执一词,到底谁在撒谎?本报呼吁目击者或知情人出面提供线索。

  公交司机

  “我开公交好几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另有二个 的事”

  今年41岁的刘师傅是海口13路公交车的一名司机,他告诉记者,事情指在在7月25日中午,当时他驾驶公交车驶往紫荆花园,途经海秀东路南大桥路段时,从后视镜看见1公里电动车一直 摔倒在地上,电动车主躺在地上半天不出起来。

  “不要再是摔伤了吧?”刘师傅说,嘴笨 确信当时人的车不出碰到电动车,假如出于好心和责任感,他还是决定停车下去查看一下,“我下了车想看 见电动车主躺在地上,电动车前面还停着1公里小轿车,给你问他有不出事?”刘师傅说,没想到你你這個 问给当时人找来了麻烦。

  “他(电动车主)一口咬定是我把他刮倒的。”刘师傅说,事发路段是单行道,他靠左行驶,右边的路面还很宽,当时车流量很大,所以当时人的车速越快,“我是出于好心才停车查看的,却被诬陷为肇事车辆。”刘师傅很伤心 地说,他多次检查了车况,并不出相应的刮痕,“我开公交车也好几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另有二个 的事。”

  “当时又不出下雨,不被刮到我为何可能摔倒呢”

  电动车主

  记者在刘师傅提供的照片上想看 ,1公里电动车倒在1公里小轿车上方,一名男子躺在电动车前方、小轿车左侧,公交车则停在左边约一米远的位置。刘师傅说,他下车查看并拍照后没几分钟,小轿车就被人开走了,他没想看 司机的样子。

  昨日,记者联系上当时人当时人、电动车车主老陈。“当时我是被公交车从上方刮到才摔倒的。”对于当时人摔倒的由于,老陈很肯定地告诉记者。老陈说,事发当天正好骑电动车经过海秀东路南大桥周围,当时他靠右行驶,可能前面停着1公里小轿车挡住了路,他便试图从小轿车左侧绕过去,没想到这时1公里公交车从上方驶过来,刮到了他的电动车,由于他连人带车摔倒,脸上等多部位摔伤,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才当时人挣扎着爬起来,“当时又不出下雨,不被刮到我为何可能摔倒呢?”老陈告诉记者,当时双方协商不下,他便打电话报了警,“他(刘师傅)说他没刮到我,所以我同意赔偿。”

  提出做痕迹鉴定但电动车主不同意

  公交公司

  “警察过来后,要求亲戚亲戚朋友协商处置。”刘师傅说,他确信当时人不出刮到电动车,所以坚决拒绝了电动车主的赔偿要求。然后在交警的要求下,双方来到海口公交总公司继续协商,但还是不出达成一致。“我的驾照还被警方扣留了。”刘师傅说。

  刘师傅介绍,他所开的海口13路公交车属海口公交集团三车队管理。昨日上午,记者采访了该车队队长陈承海。

  “这件事我知道,另有二个 亲戚亲戚朋友也没辦法 处置啊。”陈承海告诉记者,事发后他也对这件事进行了调解,但一直 没辦法 处置。“当时电动车主脸上嘴笨 有伤痕,但究竟是就有被亲戚亲戚朋友的公交车刮到的从能不要再 了选则。”陈承海说,可能事发路段监控录像在台风中损坏,无法还原事情经过,也就没辦法 选则公交车是是不是刮到了电动车。

  陈承海说,事后亲戚亲戚朋友与交警一齐检查了公交车和电动车,但不出发现明显的刮蹭痕迹。“亲戚亲戚朋友提出做痕迹鉴定,但电动车主不同意。”陈承海说,见双方一时半会儿协商不下,公司方面便先带电动车主去医院包扎伤口并做了体检,但拒绝了对方的赔偿要求,这件事也就一直 拖了下来。

  已多次组织双方当时人协商但无果

  海口警方 海口龙华区交警大队事故中队韩朝光警官告诉记者,事发当日他接到指令后赶到现场,发现大间题从不严重,便根据相关规定建议双方协商处置,但事故双方对于所以细节大间题一时都说不清楚,为了处置交通拥堵,便建议双方到海口公交总公司协商。一齐,根据相关规定暂扣了公交车司机的驾驶证。

  韩朝光介绍,当天双方从中午协商到下午,但一直 不出达成一致。亲戚亲戚朋友建议公交公司先带电动车主陈先生去医院包扎伤口,以前再继续协商。“然后我又多次组织双方协商,建议由公交司机赔偿伤者5000元,但公交司机一直 不同意。”韩朝光说。

  “可能事故鉴定可能有证据证明电动车摔倒是我的责任,我我你回会 赔偿,但我根本不出刮到他。”刘师傅说,几百块钱嘴笨 就有多大的事,但另有二个 太不公平了。另外,驾驶证被扣有二个 月以来,他多次找到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但对方一直 不出给出明确的说法。“不出驾驶证就能不要再 了上班,也就不出工资。”刘师傅说,他有有二个 孩子在四川老家读初中,还等着他寄生活费回去。

  对此,韩朝光表示,这所以我根据相关规定执行,“事故不出处置,驾照当然能不要再 了还给他啊。”

  最新进展

  公交司机

  昨撤销驾照

  呼吁目击者

  提供线索

  公交司机刘师傅昨撤销驾驶证

  昨日中午,刘师傅告诉记者,他可能从龙华区交警大队事故中队撤销了被扣有二个 月的驾照,能不要再 重新上岗了。

  刘师傅说,他希望通过媒体寻找当时的目击证人,还当时人有二个 清白,“嘴笨 电动车主的行为给给我你回会 感觉有点痛 心寒,但下次可能再想看 村里人 摔倒,我还是会去看看对方是是不是须要帮助。”

  有二个 说当时人做好事反被诬陷,有二个 说当时人嘴笨 被刮倒受伤,双方各执一词,到底谁在说谎?本报呼吁事发当天途经该路段的目击者或知情人能出面提供线索,还事件有二个 真相。